安老院护理「对症下药」 长者开心 家人放心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03I北生活873人已围观

安老院护理「对症下药」  长者开心  家人放心 93岁的曾婆婆9年前因为急性心脏病入院,手术后身体机能衰退,自理能力下降,遂入住安老院舍,接受全面护理及照顾。(刘毓霖摄)安老院护理「对症下药」  长者开心  家人放心 怀旧角中放满了怀旧物品,让认知障碍症患者边接触年轻时熟悉的日常物件,边重组过往的生活感受,抒发情绪。(刘毓霖摄)安老院护理「对症下药」  长者开心  家人放心 复康治疗室有多个辅助器具,让患者训练手部协调和肌力控制。(刘毓霖摄)安老院护理「对症下药」  长者开心  家人放心 甘迅驹(刘毓霖摄)安老院护理「对症下药」  长者开心  家人放心 伍梁敏玲(刘毓霖摄)安老院护理「对症下药」  长者开心  家人放心 颂恩护理院(德田)浴室设有医用清洗牀,可辅助行动不便的中风患者洗澡。(刘毓霖摄)安老院护理「对症下药」  长者开心  家人放心 在多功能感官治疗室,职业治疗师会为认知障碍症患者提供五感刺激,提升其对环境接收及反应之能力。(刘毓霖摄)安老院护理「对症下药」  长者开心  家人放心 安老院护理「对症下药」  长者开心  家人放心 安老院护理「对症下药」  长者开心  家人放心 安老院护理「对症下药」  长者开心  家人放心 安老院护理「对症下药」  长者开心  家人放心 安老院护理「对症下药」  长者开心  家人放心 安老院护理「对症下药」  长者开心  家人放心

在电影《桃姐》中,佣人桃姐年老中风,少爷Roger于是把她送住安老院,挑选过程中费煞思量,最后入住旧朋友经营的私营安老院……

当长者身体机能衰退缺损,欠缺自理能力,需安排入住安老院舍,对长者和其家人而言,往往是没有选择下的选择。全港有700多间安老院舍,作为家人,应何去何从,为长者挑选「第二个家」,让长者住得开心,家人又能放心?

现时全港有700多间安老院舍,由非牟利机构、非政府机构或私营机构营运,按长者的护理需要由低至高主要划分为3类:安老院、护理安老院及护养院。要在众多的安老院舍中,为家中欠缺自理能力的长者选择合适的,也不容易。

硬件齐备 24小时专业照顾

曾婆婆今年93岁,是颂恩护理院(德田)的住客,入住4年,曾婆婆是少数愿意自行入住护养院的长者。9年前,她因为急性心脏病入院,经手术后植入心脏起搏器,其后身体机能日渐衰退。「当时我脊椎退化,渐渐无法自行去街,亦无法自己煮食,子女都要上班,无暇照顾我。儿子曾提议请工人,但我说我很挑剔,请他让我入住老人院,当年我先生也是住老人院。」她的儿子谭先生表示,爸爸2004年确诊认知障碍症,遂安排他入住安老院。他说:「10多年前院舍网上资讯并不发达,我和太太便驾车到访多间安老院视察,观察过环境、人手、设施等再安排入住。」

后来爸爸去世,便轮到妈妈入住院舍。最初谭先生安排母亲一边入住爸爸从前住过的私营安老院,一边轮候资助宿位。由于他们希望选择指定地区的院舍,因此轮候时间长达4年。谭先生说:「安老院人手、硬件齐备,可以24小时照顾老人家,有事时也可及时急救。」去年,母亲曾在院舍内轻度中风,幸好当时有资深护士发现,立即把她送到医院。中风后,婆婆的听觉、言语、活动能力都受到影响,可幸言谈间思路仍然清晰,她更笑说住在医院期间很想尽快回到院舍。「医院食物不合口味,探病时间又短,不似这裏餐餐都有汤水,又有水果,在院舍,我的仔女全日都可以来。」

曾婆婆入住院舍多年,问她当初入住时,生活环境突变,可有不惯?她笑说很快便适应了,之前行得走得时,也不时参与院舍举办的「大旅行」,「新年会去行花市,也去过郊外旅行」。即使她近年因盆骨退化需坐轮椅,但她说行动不便的长者也可参加「小旅行」,「去游车河,无得玩也可以望风景」。最近她参加了「完善人生关顾计划」,签署了拒绝急救的预设医疗指示,祈愿来日院舍内的临终房间落成后,可在院舍中度过生命最后阶段。「我的心愿是在这儿终老。」

着重认知、复康治疗

曾婆婆入住的护养院,为和富社会企业旗下的颂恩护理院(德田),是社会福利署监管的私营合约院舍,院舍中有42个资助宿位及60个非资助宿位。其营运经理甘迅驹(Samuel)指出,申请资助宿位的长者,需经社会福利署「安老服务统一评估机制」评估为中度至严重缺损后方可安排入住,而非资助宿位则由院方评估及安排,但仍需合乎服务合约规定。「按合约,我们的院友九成为需高度护理的长者,一成则接受中度护理。」院内资助宿位基本月费划一为2060元,而非资助宿位则按护理程度、房间类别,基本月费介乎约1.5万至2.2万元不等。

颂恩医疗护理有限公司总监伍梁敏玲(Miranda)表示,现时大部分院友均是认知障碍症和中风患者。因此他们较着重认知训练和复康治疗,家属亦可按需要额外付费安排其他健康护理服务如言语治疗、足部治疗、临牀心理服务等。採访当天,在复康治疗室裏,记者看到多名长者正接受物理及职业治疗,包括步行训练、吊机步行、拉绳等。「院舍每月费用除了包括宿位、起居饮食和照顾,亦包括每星期两节的基本复康活动。我们期望有院友在康复后可以选择回家住,而不是一直住在这儿。」Miranda道。

由于这裏的住客有四成属认知障碍症患者,因此院舍的设施亦特别为他们而设,例如一些房门外贴满长者的相片,亦有部分房门贴上长者的名字。「这是为了协助有认知障碍症的院友自行回到房间,团队会为他们特别设计居住环境。」Miranda说:「(认知障碍症)患者一般记得很久以前的事,对现时的生活环境、人物都感到陌生,因而感到情绪困扰。」因此院方亦特别设有一个布置古色古香的怀旧角,层架上放满「旧物」,如传统婚嫁物品、旧式石磨、菲林相机、玻璃胆暖水壶等……职业治疗师会在此跟认知障碍症长者作「怀旧治疗」,让患者接触年轻时熟悉的日常物件,回顾过往的生活,重组感受抒发情绪。院舍亦设有多功能感官治疗室,透过为患者提供不同类别的感官刺激,提升其对环境接收及反应之能力。而全院照顾员均拥有「照顾认知障碍症患者」证书,亦设有电子防游走系统,各出入口均需拍卡解锁,避免长者走失。

「五星级」配套不及接近子女居所

对照顾行动不变,缺自理能力的长者,选择安老院舍,自然要更为小心。香港老年学会副总监赵廸华表示,除了参考该会的「香港安老院舍评审计划」的报告了解院舍服务细节,家人及长者亦应亲身前往院舍视察环境。她建议,「亲友最好跟长者一起挑选院舍,以掌握长者的实际需要。对长者而言,不一定是『五星级』配套就是最好,实际上不少长者对环境、设施要求并不多,反而会比较重视院舍所处位置,是否接近子女居所方便探望。」

文:夏绰蔓编辑/梁小玲

电邮/feature@mingpao.com

RELATED

相关文章